您現在的位置:滄州職業技術學院>> 紀檢監察室> 警世鳴鐘>>正文內容

高校校長涉賄落馬:出事后兩三個月 頭發全白了

點擊數: 【字體: 收藏 打印文章
 

    劉光臨,1946年5月出生,武漢科技大學原校長(正廳級),2007年被湖北省咸寧市中級法院以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日前,最高入民檢察院影視中心《法治中國》傳媒記者宋雪琴、趙瑞對他進行了采訪。

    出事兩三個月后,他的頭發全都白了 

    記者:現在想起來,自己會覺得痛心嗎? 

    劉光臨:好像在做一場噩夢。我一輩子都沒受過批評,一直都是先進工作者、優秀黨員,怎么突然之間就進了監獄?我經常問自己這個問題。特別是剛剛出事的兩三個月, 

    我幾乎日夜不眠,頭發全都白了。 

    記者:你在懺悔書里說,自己的人生像竹籃打水一場空。 

    劉光臨:我覺得自己太不值了,確確實實不值。你看我從武漢水利電力大學研究生畢業后留校,學校送我到東京大學留學,留學回來后不久,就讓我當科技處長、教務處長,后來二三年換一個崗位,1996年當了副校長。 

    記者:2001年你當了武漢科技大學校長后,有什么樣的理想和抱負? 

    劉光臨:當時的武漢科技大學條件比較差,我想在自己任上的時候,讓學校各方面建設都上一個臺階。我也的的確確做到了,現在武漢科技大學可以說是湖北省理工科學校最好的一所學校。 

    記者:在那時候,你覺得自己 

    在全校師生的心目中是什么樣的? 

    劉光臨:應該說我的威信是很高的。當了校長以后,我有點驕傲自滿的情緒,覺得自己很行。我是1992年全國第二批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專家,是湖北省最年輕的破格提拔的教授。 

    【旁白】當了校長的劉光臨,開始走上了事業的頂峰,并擁有多項讓人仰慕的光環。然而這些光環并沒有炫目太久,2006年6月,因為在武漢科技大學新校區建設中涉嫌受賄,即將退休的劉光臨被檢察機關立案偵查。 

    僥幸心理和法律意識淡薄,讓他在犯罪道路上越走越遠 

    記者:那些人為什么給你送 

    錢? 

    劉光臨:學校要建新校區,當時在我手里的投資將近7個億,買了2000畝地,要蓋30萬平方米的房子。得知這個消息,很多人都千方百計地來接近我、拉攏我,為了中標這些工程項目,他們三番五次地給我送錢。 

    記者:收了錢心里不害怕嗎?劉光臨:怕啊,我后來一直想把錢退給他們,可見不到他們的人,時間一長就慢慢忘了。而且我想,他們也是真心誠意送的,我也沒有做什么違背原則利用職務為自己謀私利的事,所以退錢的事情就不提了。 

    【旁白】2006年,湖北省檢察院查明,劉光臨在擔任武漢科技大學校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多次 

    收受承包商和下屬單位的賄賂合計185萬多元,同時對280多萬元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一個頗有建樹的正廳級大學校長在一夜之間淪為了階下囚。 

    記者:你家里經濟條件也不錯,為什么還收那么多錢? 

    劉光臨:僥幸心理吧。收了第一次后見沒有什么事情發生,自己就放松警惕了,第二次、第三次就心安理得地收了,認為不會出什么事。 

    記者:你是從事教書育人工作的,在收錢時頭腦里就沒有一點法律意識,就沒有考慮過后果嗎? 

    劉光臨:對刑法,我不懂,真正看刑法是在出事以后才看的。 

    【旁白】懷著僥幸心理,加上法律意識淡薄,劉光臨在犯罪道路上越走越遠,最終站在了被告人席上。如果沒有受賄,他本可以功成名就,體面地離開工作崗位。 

    美好規劃化為泡影,愧對家人和學生 

    記者:經過多年的奮斗,你得到過那么多殊榮,當了校長,又是博士生導師,你現在假設一下,如果沒有受賄,你今后的人生會是什么樣? 

    劉光臨:從校長的位置退下來后,我就專心搞研究、帶學生。在出事之前,我已經接了幾個項目,出事以后,這些事情都停了下來。 

    【旁白】 對于劉光臨來說,退休后對生活的美好規劃全部化為泡影,而更讓他愧對的是自己的家人和學生。 

    記者:你出了事后,對家庭有哪些影響? 

    劉光臨:開庭的時候我見到了我兒子,他看起來瘦了好多,我想他承受的精神壓力可能很大。所以說,我出事不僅害了自己,也害了自己的家。 

    記者:對武漢科技大學來說呢? 

    劉光臨:一想到有那么多學生的畢業證上蓋的都是我的印章,我就覺得對不起他們。讓我沒想到的是,在法庭上有一位法官竟然是我的學生。他對我說:“劉 

    校長,真沒想到你會出事,我畢業證上蓋的還是你的章呢。”聽到這話,我眼淚掉了下來,我說“對不起你”。 

    記者:為什么這么說? 

    劉光臨:對學生來說,他們非常尊敬的校長竟然是一個犯罪分子,對他們心理的打擊可想而知,所以我覺得對不起這些學生。 

    【旁白】 對于劉光臨來說,這一聲對不起來得太晚。現在,在監獄里,每天他面對的不僅是漫長的刑期,更需要面對的是來自內心深處的痛悔。 

    記者:被關進監獄對你來說是不是致命的打擊? 

    劉光臨:在我快到60歲的時候,事業處在頂峰的時候,因為自己的不慎,成為了一名階下囚。剛進監獄的時候,因為不能適應身份的巨大轉變,我幾乎處在精神崩潰的邊緣,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現在時間長了,好一點了。(最高人民檢察院影視中心《法治中國》傳媒供稿 李英華) 


作者: 錄入者:王磊 來源: 發布時間:2010年11月10日
相關信息
沒有相關內容
滄州職業技術學院
金冠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