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滄州職業技術學院>> 紀檢監察室> 紅旗楷模>>正文內容

人民檢察官的境界——記北京市檢察院第一分院副檢察長方工

點擊數: 【字體: 收藏 打印文章
 

  一個人為著崇高理想,長期堅守著自己的信仰,為此做到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這究竟是怎樣的一種人生境界?為把理想付諸實施,克服困難,頂住壓力,他又是何等的堅強?在這樣的努力中,他快樂嗎?

  共產黨員的優秀代表、北京市檢察院第一分院副檢察長方工就是這樣一位有著崇高的理想,為之奮斗,并享受著精神上的愉悅和快樂的人。

  方工其人

  方工,今年51歲,他身材瘦削,面龐清癯,神色從容,言語和緩,和他打交道的人可以從他的言行中感到他的沉靜和大氣。正是這樣一個身材瘦削的人,從事檢察工作23年,腳踏實地,勤奮工作,參與和主辦了近3000件刑事案件的審查和起訴,無一錯案。他挑重擔,打硬仗,出色完成了對成克杰、李紀周、朱小華等一批貪官的起訴工作,他承辦了新刑法實施后,全國第一例“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案,受到黨和人民的高度評價。他多次立功受獎,被稱為“北京第一公訴人”。

  方工出生在一個軍人的家庭,4個月大時,被雙雙奔赴抗美援朝前線的父母寄養在河北農村的老鄉家。父親給了方工一個好名字,希望他成為工人階級的好兒郎。

  讀到初中二年級時,趕上了“文化大革命”。在那段動亂的歲月里,不論是下鄉、參軍,還是復員后在北京的一家工廠工作,方工卻是踏踏實實做事,老老實實做人,在他的身后,留下了一串串扎實的足跡。

  1972年,他在軍隊里入黨。1978年底,在檢察機關恢復重建的時候,他被抽調到檢察院當一名書記員。方工走上檢察工作崗位時,已經是28歲的人了,從一名工人轉為一名政法工作者,他對自己有著明確的要求:做一名合格的共產黨員,當一名合格的執法者!為了實現這樣的理想,方工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汗水。

  如今,他已經是一分院的副檢察長。從事檢察工作23年來,不論是承擔中央直接交辦的大案要案,還是本院自行偵查案件的審查起訴,他都出色地完成了任務。他先后被榮記一等功4次,獲得“北京市國家機關優秀共產黨員”、“首都精神文明建設獎章”、“全國模范檢察干部”、“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等光榮稱號,去年12月,他當選第四屆“中國十大杰出檢察官”。

  他的理想是為黨和人民用好權

  作為一名人民檢察官,方工對手中的權力認識很清楚:我們黨是執政黨,是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的代表者,黨通過制定實施憲法和法律來體現國家意志,自己作為國家法律的執行者,手中的權力實際上是黨和人民的權力。

  為黨和人民用好權,在依法治國進程中盡自己的綿薄之力,就是這名共和國執法者追求的理想。

  按照規定,北京市檢察院第一分院的主要職責是對有可能判處無期徒刑以上的刑事案件進行審查和起訴。也就是說,這里的檢察官掌握著生殺予奪的大權。有時是“案子一進門,兩頭都托人”,查辦一起案子,檢察官會面臨來自各方面的請托和拉攏腐蝕,這些人大多是辦案人的親戚、朋友,也有可能是有權有勢的人。

  方工對此早已心中有數:任他是誰,都要以法律為準繩!自己手中的執法權,事關黨的形象,事關人民的根本利益。所以,“對黨和人民要盡自己的義務和責任,絕對沒有以權謀私的權力!”

  方工在主管二審案件時,一個基層檢察院查辦一起案件,認定被告人詐騙人民幣28萬元,以涉嫌詐騙罪向區法院提起公訴。然而,一審法院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對此案作了無罪判決。基層檢察院提出抗訴,一分院負責審查決定是否支持抗訴。當時,承辦人審查后提出同意一審判決,擬撤回抗訴的意見,并得到承辦部門的一致同意。意見報到方工那里審批時,恰好某位領導打來電話找到方工,讓他放棄抗訴。放下電話,方工再次仔細審查卷宗,并結合自己多年的辦案經驗,發現該案的被告人確實構成了詐騙罪的基本要素,證據確鑿。一時方工無語,內心思緒翻騰:此案既有一審法院的判決,又有承辦人和部門的意見,程序合法,不批準抗訴誰都說不出什么,還能照顧到老領導的面子。可是,既然看出了問題,如果因為自己的患得患失,不能公正執法,說輕了是私心,說重了就是瀆職。結果是他堅決支持抗訴!該案經二審法院審理,認定被告人犯有詐騙罪,依法判處其有期徒刑10年。

  方工有句話說得好:“法律并非無情,恰恰最有情,因為它維護的是全社會的正常秩序,體現的是人民大眾的共同利益,所以,私情再深,私誼再厚,也大不過公義!”

  談案件只能在辦公室,這是他的規矩,誰也不能例外。一次,他的一位身居要職的老同學的兒子犯了罪,正好是由方工主管這個案子。老同學要請方工到外面“坐坐”。方工明白他的用意,誠懇地對同學說:“咱們是老同學,我完全理解你現在的心情,但法律有規定,不準私下會見當事人的親屬,我可以在辦公室里聽取你的意見,希望你能體諒我。”這位老同學只好到方工的辦公室找了幾次,但最終還是因為提不出相應的事實和法律依據,這起案子還是被依法提起了公訴。

  方工在辦案中執著追求自己的理想,人情撼不動,錢物更不放在他的眼中。有一天,一位局級干部上門找方工,想讓方工為自己犯罪的孩子辦理一個取保候審手續。他將一個沉甸甸的禮品盒擺到方工面前,悄聲說:“這是一點小心意,請收下。”方工嚴肅地批評道:“我們辦案憑的是法律和證據,誰請托說情都沒有用,更不允許送禮。請你把東西拿回去!”來人吃了個閉門羹,只得拎著禮品盒離去。

  有人說,案子到了方工手上,誰也別想說情。也有人說,方工是個“苦行僧”,在孤獨地行走。在方工心里,什么樣的誘惑也撼不動他為黨和人民掌好權,用好權,讓黨和人民滿意的信念。

  也正因為這一點,方工能夠長期地為黨和人民掌好權,用好權,黨和人民也更加信任方工,十幾年時間里,方工身上的擔子越挑越沉了,責任越來越大,北京市檢察機關每當受領大案、要案任務時,領導首先就會想到讓他領軍辦案。

  他的努力使實現理想成為可能

  從入黨那時起,方工就認準一個樸素的道理:只有把為人民服務的遠大理想,自覺地融入自己的本職工作,才算是真正的共產黨員。

  當年,剛走進檢察院的方工只是一名初中文化程度的書記員,他十分珍惜這份工作,每件事都做的認認真真,一絲不茍。但是,不熟悉業務和法律知識的匱乏,成了方工工作中最大的障礙,于是,他下定決心,邊工作,邊學習,盡快補上這一課。

  1980年,方工和他年輕的同事們一起參加了夜大法律專業大專班的學習。他每周3次,騎著自行車往返一個多小時去上課,直到晚上9點多鐘,夜色沉沉中趕回家中,匆匆看過襁褓中的兒子,他就會一頭扎進法律的世界里。風雨無阻的4年,法律的大學專科畢業證書拿到了手中,他也逐漸成為處里的業務尖子。7年時間里,他由書記員、檢察員被提拔為一分院自偵案件審查起訴處的副處長,又過了6年,他升任處長,并被同事們稱贊為“第一公訴人”。

  職務變了,方工仍然是處里最勤奮的人。他在取得了大專學歷的基礎上,又參加了中央黨校法律專業本科班和研究生班的學習。他醉心于讀書,直到今天,每天還要堅持抽出兩個小時的業余時間學習。他曾給自己算過一筆賬:每天用上下班的途中,睡覺前的兩個小時來讀書,一年下來,可以讀五六十本。他在辦公室里放著30多本自己剪貼的學習資料,內容包括法律、政治、經濟、文學等,同事們辦案遇到問題,經常會到方工這里來查閱他的“寶典”。

  方工是個有心人,他把自己在實踐中摸索和總結出來的經驗都用心地記下來,20多年來,他把自己辦理過的案件的起訴書、公訴詞、判決書等,全部裝訂成冊,保存至今。他還把自己起草和審批案件的法律文書中出現過的錯別字及語法修辭錯誤,詳細修改,逐一對照摘抄出來,警示自己和下屬。

  方工正是用他堅持不懈的努力,把自己鍛造成一名優秀的公訴人。

  2000年,方工率幾名精兵強將,承擔了成克杰與情婦李平受賄近4000萬元的犯罪案件的審查起訴工作。

  提審過程中,成克杰時常一把鼻涕一把淚,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個苦孩子出身,“對不起人民,對不起黨”。有些年輕的辦案人員覺得他認罪態度不錯,看樣子公開庭審時出不了什么大事兒了。

  “大家一定不要被眼前的偽裝所麻痹。”方工根據自己的辦案經驗及時提醒大家,如果成克杰真能為黨和人民的利益考慮,他還會幾百萬、幾千萬的收受賄賂嗎?貪污腐敗分子從來都是想怎樣先保護自己,一定要認清這些人的真面目。

  果不其然,在公開庭審時,成克杰推翻了以前所有的口供,對自己以往承認有罪的交代和供述,成克杰矢口否認對同案犯李平的證言,成克杰辯稱那是“胡說八道”。

  突然出現的情況出乎當庭很多人的意料,方工卻早就成竹在胸:“一、成克杰與李平有共同犯罪的故意,成克杰與李平二人的供述,已經形成完整的證據鏈……二、成克杰與李平有犯罪預謀,形成了共同的犯罪故意,以下事實請法庭注意……三、成克杰與李平的共同犯罪有明確的分工、合作。李平找項目要好處費,將對方的要求告訴成克杰,成克杰予以辦理,李平聯系并收取好處費。四、誰收錢并不影響共同犯罪的故意……”

  謊言就是謊言,再狡猾的辯解也是蒼白的。面對檢察官無可挑剔的指控,成克杰也覺得再怎么說也沒有用了。

  他的追求是司法公正

  實現司法公正,是方工20多年來一直追求的目標。他認為,公正是一切執法工作的生命線,是檢察官職責的永恒主題,更是黨和人民對檢察官的根本要求和期望。他常用一位法學家的話警示自己:犯罪好比污染了的水流,司法不公則好比污染了的水源,不公正的司法甚于10次犯罪。

  方工堅守著一個辦案原則:不放過一個壞人,但也決不冤枉一個好人,要把每一個案子辦成“鐵案”,經得起法律和歷史的檢驗。

  從1999年8月到2000年8月間,在北京的多處過街天橋和地下通道,發生了“打悶棍”搶劫案。經過公安機關的艱苦偵查,2000年8月底,轟動京城的“打悶棍案”終于告破。焦文軍等兩名前后作案100余起、涉及12條無辜生命的疑犯終于落入法網。

  案件依照法律程序到了第一分院。公訴一處檢察官們連夜工作,完成了起訴焦文軍等人的起訴意見書。經過調查核實,焦文軍承認自己及與他人合伙共作案100起。但承辦人發現,案卷中記載:焦文軍的同伙供認,有一次持槍搶劫時有焦文軍參與。但是在提訊焦文軍時,他矢口否認曾參與了這起搶劫案。而且,這次作案時用的一把槍至今也沒有找到。對于這樣一起重大事實的遺漏,承辦人認為應當由公安機關補充偵查加以認定。但也有的同志認為,100起作案事實清楚、證據詳實,焦文軍死刑是板上釘釘的事了,就是少一起也不會影響案件性質。

  案卷報到了方工那里。翻閱著厚厚一摞的卷宗,方工果斷地支持了承辦人的意見。他說:“雖然焦文軍罪行累累,但也決不能漏掉一起,這是對法律負責,更是司法公正的體現,一定要查清這起作案到底屬實不屬實。建議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方工的口氣顯得不容置疑。

  一個星期后,公安機關終于從焦文軍的老家找到了那支作案時用的槍。法院最后認定了焦文軍作案101起,依法判處其死刑。

  在同事印象中的方工斯文謙和,但是,他也有“金剛怒目”的時候。曾有位承辦人在辦理案件時,違反了辦案制度,沒有及時釋放被告人。方工知道后,氣得拍了桌子,他立刻把承辦人叫來,嚴聲質問:“如果在押的是你的親人,你還能這樣做嗎?”在督促承辦人放人后,他語重心長地對大家說:“依法保護被告人的合法權益,不是可有可無的,而是法律的規定。嚴格依法辦事,才能保證司法公正。”

  一名年輕檢察官至今還記得進院時方工對他說的話:一個檢察官,就要忠誠于自己的神圣職責,尊重法律和事實,不偏不倚,不枉不縱,公正是執法的靈魂。

  一起搶劫殺人案馬上就要起訴了。就在這時,搶劫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突然申辯,說他作案時還不滿18周歲,現在的年齡是當初為了早點上學通過關系改的。

  人命關天。按照我國法律規定,犯罪時不滿18歲的人,不適用死刑。如果他說的是實情,判決結果會截然不同。方工指示,一定要查清楚再起訴,人頭落地決非小事。

  于是,承辦案件的檢察官幾次到嫌疑人的老家核實他出生的真正日期,經過多方面查證和相互印證,最后確認該嫌疑人的申辯的確屬實。命,保住了。

  有人評價方工主辦和審查案件時像一把“尺子”,一分一毫地去與法律對準。不久前,方工主管的一個起訴部門向方工報批一起涉案9人、17起犯罪事實的搶劫、綁架案,僅結案報告就有70多頁,起訴書也有14頁。把所有材料遞交給方工時,書記員心里想,這么多的犯罪事實和證據材料,方檢這幾天忙著開會,時間緊張,應該不會仔細看了吧。誰知,兩天后從方工那里拿回案件材料,14頁的起訴書上每頁都有補充、刪改,有些內容還涉及到具體細節,詳盡而準確。書記員很吃驚:這可是20多本卷宗、幾百頁的口供、90多份證人證言和其他必要的證據材料,方檢一處一處地核實細節,得花費多少時間和精力啊!

  就是這樣,一名書記員領悟了方工的精神!

  正是這樣,方工一步步邁向自己追求的目標!

  黨性使他多情又無情

  方工的妻子叫牛鳳琴,兩人是在工廠當工人時相戀并結婚的,夫妻之間的感情很深。牛鳳琴跟了丈夫20多年,從沒有沾過老方一點光。

  方工當了副檢察長以后,單位給他配了車。一個下著大雨的早晨,方工剛上了接他的汽車,妻子就追了出來,想搭順路車上醫院。牛鳳琴知道丈夫的脾氣,她一手舉著傘,一手比劃著對方工說:“路不遠,只要稍微繞一下。”方工搖下車窗,小聲說:“你還是去坐公共汽車吧。”看著牛鳳琴尷尬地站在雨里,司機插了話:“方檢,路不遠,就讓嫂子上來吧。”方工擺擺手讓司機開車。看著站在雨中的方嫂,司機對方工說:“下這么大的雨,你讓嫂子怎么走呀。我不管你對我有什么看法,就是明天你不讓我給你開車了,我也得送嫂子一段。”說著,他猛地推開了車門,說:“嫂子,上來。”妻子沒有上車。她輕輕關上車門,對方工說:“我不為難你了,你們走吧。”明事理的妻子目送車輛遠去……

  1999年,牛鳳琴所在的單位減員,45歲以上的女工一律“內退”,當時牛鳳琴還不到45歲,但廠里還是動員她退下來。回家后,牛鳳琴哭著讓丈夫去找單位的領導說說:“我嫁給你這么多年,從來沒讓你幫我辦過什么大事,這次你非得幫我去找廠里的領導不可,說什么也不能讓我內退。你是副檢察長,又和我們廠的領導那么熟,他們一定會給你面子的!”方工讓妻子平靜下來,輕聲說道:“你說的不錯,我可以去找廠子的領導,他們也可能會給我這個面子。但是,我作為黨員,作為黨的一名領導干部就不能去,這不是我不關心你,而是廠子里肯定也有他們的難處。企業改制是工廠的大事,內退的也不是你一個人,就是幫你把這事辦下來,你也就是晚退一年半載,我們會讓人戳脊梁骨的。”

  妻子被方工說服了,但不到45歲就失去工作是很痛苦的,在內退后的很長時間里,牛鳳琴都覺得委屈,心情很不好,有半年時間經常整夜睡不著覺。看到妻子這樣,方工也很心疼,陪妻子散心,給她講道理,可就是妻子最期望于他幫著找一個工作的問題上,方工就是不吐口。妻子知道他是不愿因為自家的事情,請人幫忙,給別人留下找他辦案的機會。有一次,一位當律師的朋友答應為牛鳳琴找一份在律師事務所接聽電話的輕閑工作,這事被方工一口拒絕,他對妻子說:“律師事務所,你不能去。今天人家幫我們的忙,明天人家在案子上有事找我,我怎么辦?”后來,妻子在社區通過競聘,在街道居委會干了一份工作。

  1997年11月,就在方工被任命為副檢察長的當天,牛鳳琴準備了一桌好飯,打算好好慶祝一下。方工回到家,一看到喜氣洋洋的氣氛,就知道妻子是為自己的升遷高興。他順手把門一關,對妻子說:“這門一關,就把我那個‘長’字關到門外了!”

  方工就是這樣一個人,我們能說方工無情嗎?他會和妻子在閑暇時間擠長途公共汽車到北京近郊看山,戲水;他會在妻子不注意時,悄悄地把妻子愛吃的零食放在她的包里;他會在下班后,系起圍裙,圍在妻子的身邊打打下手;他會讓妻子熬一鍋綠豆粥,送給在烈日下勞作的打工者……可是,他自己所嚴格遵守的黨的紀律,不會在妻子身上失效。

  方工克己奉公,遵守黨的原則,堅持黨性,在單位也是出了名的。他不允許個人占公家一點便宜,他說,我們都是國家供養的,拿著國家的俸祿,是黨和人民給予我們衣食不愁的小康生活,在生活待遇和工作條件上,相比許多群眾,我們已然很優越,沒有理由再做非分之想,甚至有不當之舉。方工在單位承擔的業務量很大,加班加點是他的家常便飯。從小身體就不太好的他,曾因連續發燒好幾天還堅持工作,最終昏倒在上班路上,被路人喚起。在辦理李昌等“法輪功”人員的案件時,為了保證起訴時間,他發著高燒連續工作一個星期,保質保量地完成了任務。為了工作方工可以命都不要,但是他的這種付出卻不要組織的一點特殊待遇。在一次參加市人事局安排的體檢中,有一個檢查癌癥的項目屬于自費,要收費幾百元。如果在體檢中讓醫生把這筆費用開在正常的費用里,方工回機關就可以全部報銷,誰也看不出什么。但是方工二話沒說,自己老老實實地交了費才做了這項檢查。方工能夠熟練地使用電腦,又喜歡讀書和寫作,有時在用電腦寫完稿子后要在單位把稿子打印出來。為了不占公家幾張打印紙的便宜,他用發表文章之后的稿費,不斷往單位買打印紙,供自己和大家用。

  作為一名黨員領導干部,方工對群眾充滿感情。他曾經寫過這樣一段話:“我是普通人,也有朋友,也重感情,也希望自己的生活過得更好,但是,我不會用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去換取私情,茍取私利。如果我謀取非分的利益,就是對黨的背叛!如果我怕得罪人,就勢必得罪人民!”他對下級,從不擺架子,從不搞拉拉扯扯;對群眾的涉案來信來訪,只要是他負責范圍內的,他都要親自處理,即便是不屬于他分內的事情,只要群眾需要,他都會盡力去做。第一分院曾經組織對本院干部的“背靠背”評議,全院干部都對方工寫下了清正廉潔的評價。

  方工手里有權,但是權姓“黨”、姓“民”,從不用來為自己謀私利。他的妻妹離婚后一個人帶著孩子生活,很讓人同情。妻妹的前夫到外地出車因車禍去世。如果能拿到公安機關開具的死亡證明,妻妹的孩子就能領取到最低生活保障金。妻妹請當副檢察長的姐夫幫忙,方工也確實和當地公安局的領導很熟。但是他和愛人兩次以普通公民的身份到當地派出所反映情況,請求幫助。事情辦完,派出所的同志也不知道方工是什么身份。

  這就是方工,一個時刻堅持黨性、遵守黨的紀律的優秀共產黨員。

  精神的愉悅靠黨性保證

  方工的工資花得不多,因為他沒有什么額外開銷,和妻子結婚時的家具使用到今;他的生活軌跡是兩點一線:單位和家,在謝絕外面的應酬后,每天回家和親人聚在一起吃飯是他的享受;他工作很累,加班加點成為生活的常態,休息的時候,他最想躺在床上,靜心看上半天書;他可以把高級的毛料西服捐給災區,自己一年四季穿著檢察官的普通制服……身為檢察官的方工在這個物質豐富的世界里,過著一種簡單的生活。

  可是方工所擁有高尚而豐富的精神世界是很多人所沒有的。方工長期不懈地堅持一名共產黨員的信仰,嚴格恪守人民檢察官的職責,這些讓他感受到戰勝自我的快樂,感受到擺脫低級趣味的崇高,他因此變得從容,內心更加堅強!他欣慰地說過:“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實實做事,心靈會感到愉悅,那種感受的美好,既可以意會,又可以言傳。但,不是任誰都配享受這種心靈的愉悅,至少利欲熏心的人,比如貪官就不配……”

  方工把自己的快樂源泉和自己純潔的黨性完美地結合,在遵守黨的紀律下,他得到美妙的精神升華!

  方工曾經這樣描寫心中理想的檢察官:他鄙視碌碌無為,更唾棄狗茍蠅營,他與追求享樂、惟利是圖、腐朽沒落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格格不入,“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于他不再僅僅是傳誦千古的文學佳句,而真正成為情動于衷的人生銘言。他工作艱辛,換來的是生活內容的充實豐富和精神世界的寧靜和諧,在凈化社會的同時,也升華著自己的品格。

  方工作為中國共產黨人的杰出代表,作為公正執法的楷模,把自己的一切,依附于國家和人民的前途命運,把自己對國家和人民的一腔熱忱,傾注在本職工作中。我們的國家正因為有大量方工這樣的優秀執法者,才能在法治的軌道上大步向前邁進!


作者: 錄入者:劉娜 來源: 發布時間:2010年11月10日
相關信息
沒有相關內容
滄州職業技術學院
金冠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