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滄州職業技術學院>> 紀檢監察室> 警世鳴鐘>>正文內容

懺悔:“反腐倡廉文件從來沒看過”

點擊數: 【字體: 收藏 打印文章
 

——中國移動四川公司原副總


懺悔人:陳炳瀾。

  原任職務: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四川有限公司董事、副總經理。  

  觸犯罪名:受賄罪。   

  判決結果:2011年11月29日,陳炳瀾被攀枝花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60萬元。   犯罪事實:陳炳瀾在擔任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四川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期間,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財物共計288.33萬元、金條5根、手表兩塊。   

  開始追求高品質生活

  我出生在上世紀50年代,艱苦歲月在我身上烙下了一股子韌勁。工作后,我刻苦鉆研,自學掌握了微波通信、移動通信技術及公司運營管理。辛勤的付出為自己換來了很多榮譽,我多次被派往國外深造,東窗事發之前我還享受著國務院的專家津貼。
 

  2001年,組織上任命我為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公司四川移動分公司副總經理、黨組成員。從此,形形色色的私企老板

  像膏藥一樣,絡繹不絕地貼在我身邊,令我應接不暇。

  但我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這樣一個身居要職、自命不凡的國企副總,在那些從頭到腳都被金錢包裹著的私企老板眼里竟然一文不名。他們打心眼兒里瞧不起國企領導人,更對我固守著微薄工資卻成天忙碌而不知享樂的生活方式嗤之以鼻,有的甚至赤裸裸地開出稅后年薪100萬元的條件,游說我到其旗下效力,換取安逸舒適的生活。

  面對這一切,我的心開始掙扎:我用自己的智慧和勞動為公司創收,為國家繳稅,為社會作貢獻,拼死累活,卻囊中羞澀,被人恥笑。而那些成天圍著我打轉,對我阿諛奉承、百般討好的私企老板做成個項目就能賺到幾百萬甚至是上千萬元,過著揮金如土的奢華生活。

  我的價值在他們眼里就如一粒粒塵埃,輕如鴻毛。與其望“錢”興嘆,不如實現改變,追求高品質生活,才不枉到世間走這一遭。

  我的思想防線一崩潰,行動便立竿見影。我開始利用手中職權,通過那些私企老板大肆撈取金錢。我在南方和北方共買了幾套房子,過起了候鳥式的遷徙生活;我穿梭于高爾夫球場等高檔場所,把自己打扮得光鮮體面……

  終于過上了跟私企老板一樣的高品質生活,但是我也一天天脫離了之前正常的生活軌道,一步步墮入了犯罪的深淵。  

    最難拒絕的是老朋友

  回頭細算,我已經做了18年的移動通信建設維護工作。從最初9年的艱苦創業期到最近9年的高速發展期,我工作起來越來越嫻熟干練,游刃有余。

  被任命為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四川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這既是我事業發展的鼎盛時期,也是我自甘墮落邁向腐敗的轉折點。

  那時,移動通信的高速發展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高投入建設。這對于我來說,既是千載難逢的機遇,也是前所未有的挑戰。可是公司內部矛盾日趨緊張,而合作伙伴間的競爭又日益激烈,我就成了他們拉攏的首要目標。當時我格外小心謹慎,還自定“約法三章”,主動拒絕誘惑。但是,自我堅守的路走得很辛苦。在得罪了不少領導和朋友后,我招架不住了。那些沒有成為合作伙伴的公司老總帶著一沓沓的鈔票登門拜訪,而已經達成合作協議的公司又想方設法對我進行感情投資。  

  最令我難以拒絕的是那些多年來一直交往密切的朋友。我是外地人,在成都沒有親戚朋友,那些相識于上世紀90年代的老朋友自然成為我生活圈子里的重要成員。無論我家里遇到什么困難,他們總是熱情地幫忙。而如今談到合作掙錢的事,我又怎么開得了口不幫忙?于是我就想,工程給誰不是給,給朋友,這是記情,而且還可靠。

  就這樣,昔日的老朋友搖身一變成了合作伙伴。老朋友們也從來沒有忘記是我帶給了他們發展和賺錢的好機會,經常借著過年過節的名義送給我一些名貴煙酒和紅包。在幾番推辭不掉之后,在朋友情誼的渲染下,在僥幸心理的支配下,我自欺欺人地把這些都當作朋友間的禮尚往來笑納了。之后,類似的事情便一發不可收拾,以至于后來成了家常便飯,最終走到今天的結局。   

 反腐倡廉文件從沒看過

  近年來,反腐倡廉工作一年比一年抓得緊,相關的文件和規定在我辦公桌上至少有10來本。可是,它們從來沒有得到過我的青睞,甚至我都沒碰過。

  我沒有開過一次像樣的民主生活會,即使開了,不是自我表功,就是互相吹捧,一團和氣。公司開例行學習會,我雖然也在場,但從來都是身在心不在。我不是不知道自己處在風口浪尖,但總是一廂情愿地認為,我是副總經理,公司發展仰仗著我打理,誰能監督我?誰又敢監督我?就這樣,我既不學習,又不接受監督,自我感覺越來越好,收受錢財的膽子越來越大。  

 
 身陷囹圄后,我后悔莫及


  面對著高墻鐵窗,我徹夜難眠。曾經那些隨波逐流的想法和做法,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變得越來越可笑和愚蠢!靠智慧和勞動掙錢,光明正大、光榮心安,我怎么會以此為恥呢?

  幫助老朋友發展,只要符合規定本也無可厚非,我為什么要收錢呢?是人就可能犯錯,我是副總經理,為什么就不能被監督呢?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我為什么要如此折騰呢?

  我對不起深愛我的父母和妻兒。年近八旬的老父母遠在重慶,我很少回家探望,不僅沒有盡到孝心,卻還要令他們如此傷心。妻子與我相濡以沫15年,家里的事我一概不管,全靠她操持,她卻從無怨言,我本想退居二線后好好補償,如今卻鋃鐺入獄,失去自由。一雙兒女,尤其是才11歲的小女兒,她又將如何面對父親帶給她的恥辱和傷害?   
 

  如今一切都晚了,覆水難收。我唯有深刻反省,好好改造,爭取早日重新做人!(摘自《檢察日報》)

 

  


“最年輕院士”的腐敗軌跡

  頭頂“中國最年輕的工程院院士”、“中國動物克隆體

  創始人”等光環,擔任經國務院常務會議批準、經費約200億元的重大科研專項副總工程師,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寧近日卻因侵吞科研經費被批捕。

  在新中國的科學史上,52歲的李寧很可能成為首個被取消院士稱號的“兩院”院士。這個曾公認前途無量的科學家為何卷入腐敗?

  兼任“運動員”“裁判員”。位于北京市海淀區圓明園西路2號院內的中國農業大學生命科學研究中心,是李寧長期工作的實驗室所在地。

  根據中國農業大學官網發布的簡歷,出生于1962年的李寧1982年大學畢業后,在2007年當選為院士,堪稱“罕見速度”。他所負責的科研課題同樣重大:其中“轉基因生物新品種培育科技重大專項”2008年經國務院常務會議批準立項,投資約200億元。而李寧長期擔任這一業內公認“航母級”科研項目的副總工程師。

  李寧團隊曾創造了多項世界和全國“第一”:如世界最大的克隆牛、中國第一頭克隆豬等。僅中國農大生命科學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2006年至2010年的5年間,國際論文、省部級獎項等“學術產出”中,李寧占據其所在院系全部獎項的一半多。與之相應的是,其獲得經費的“吸金”能力在業內也“屈指可數”。同一時期,李寧所在的生物學院獲得科研項目達374個,獲得國家及各類經費達6.8億余元。

  “李寧最受爭議的,就是他既是專項主要負責人、把關者,也是數十個子項目的負責人或顧問。”一位知情專家表示。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科研項目從立項、經費管理到項目評價,整個環節由行政部門主導,“重立項、輕研究”傾向普遍存在,身兼“運動員”、“裁判員”是一批課題的普遍做法,以強化個人拿項目、搶經費的能力。

  “殼公司”撈錢致“出事”。記者調查了解到,長期擔任重大課題負責人、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的李寧,還參股或控股開辦了多家企業。正是通過“殼公司”參與課題、撈取公款,直接導致其“出事”。

  根據工商登記資料,李寧名下企業分布在北京、無錫等地。成立于2009年1月19日、注冊資本為1000萬元的“北京三元濟普霖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就是一家以李寧為法人的公司。

  記者按濟普霖公司發布的招聘地址查詢,發現其址就在中國農大附近一處居民樓中。周邊居民說,“根本不知道有這家公司存在。”而公司登記、公布的兩部電話一部為空號,另一部無人接聽。就是這家“只見其名難覓其蹤”的企業,卻屢屢參與李寧承接的國家課題,進而獲得國家經費。檢索論文庫發現,李寧共刊發核心以上期刊論文500余篇。以“中國養殖可持續發展”等課題名義刊發的論文中,濟普霖公司名列參與者。不完全統計,濟普霖公司參與的類似課題項目有近20項。

  根據巡視整改通報,李寧等人承擔的、農業部牽頭組織實施的“轉基因生物新品種培育”重大專項有關課題,正是套取經費事發的導火索。盡管被侵吞的具體金額尚未公布,但記者在一份《轉基因生物新品種培育科技重大專項重點課題申報指南》中看到,該科研專項旗下單個子項目的規模為200萬元至300萬元。同時承接多個項目的濟普霖公司,掌握的經費估計至少上千萬元。

  一位省級涉科研部門的經費管理辦公室負責人坦言,上述做法不是孤例。“這幾年企業參與省里科研項目的不少,但效果待觀察。像上市公司那么大的賬目流水,很容易以各種科研名目報銷掉幾百上千萬的經費,甚至查出有企業將經費挪用在房地產上,簡直把基層科研經費當個‘筐’,是啥都敢往里裝。”


  個案折射制度性漏洞。李寧案不僅僅涉及個人道德,更重要的是暴露出我國科研經費管理方面諸多制度性漏洞:

  ——將經費結余作為研究人員個人收入,為何成為各方“默許”的明規則?
一位“211”院校青年課題負責人表示,經費如果花不完,按理應上交,但大多時候沒有人這么干,而是設法“吞掉”。“高等院校教職工收入偏低的背景下,經費結余長期是校方默許的額外收入。”上述負責人表示。

  ——借助企業參與科研以便“報賬”為什么不受監管?

  與李寧類似,在此次曝光的教授套現經費案件中,已被判刑的陳英旭同樣是利用國家重大專項總負責人的便利,將關聯公司列為課題外協單位,再通過虛假發票、虛假合同套取經費。業內人士指出,在《轉基因生物新品種培育科技重大專項資金管理實施細則》中,對這些形形色色的“外協公司”竟沒有一條專門的規范,甚至未要求課題負責人開辦的關聯企業“回避”。

  ——科研管理行政化、功利化易引發“吸金”亂象。

  一位科研人員說,當前,科學界存在一種不正常的現象:評價科學家的標準不是看其學術水平、業界口碑,而是看其是否能吸引和占有大量資金。由此也造就了一些“科學家富豪”。

  中國工程院發言人董慶九表示,中國工程院將視司法機關認定事實、性質和生效的判決,依據該院章程和有關規定,按照程序對李寧作出嚴肅處理。
 


作者: 錄入者:劉霞 來源: 發布時間:2014年10月21日
相關信息
沒有相關內容
滄州職業技術學院
金冠彩票-首页